杀死那个石家庄人

一个石家庄药厂的职工,每天6点下班。因为没有房子,直到工作了十年才轮到他分到了住房,娶了一个自己并不太喜欢的、没工作的妻子。

他们很快就生了个孩子,日子过得马马虎虎,因为他毕竟算体制内吧。妻子每天帮他洗衣做饭带娃,孩子还小每天哭哭啼啼,他劳累了一天,并不想理会这些烦心事,毕竟他的工作就在药厂泵房,每天吵的耳朵疼。

他回家,一进门就看到老婆又在煮稀饭。吃惯了公家食堂丰盛午餐的他,并不想晚上喝稀饭,于是他谎称就跟老婆说自己出去一趟办点事,他老婆倒是很关心他,劝他早点回来。

换了衣服就出门来到小店,买了两瓶啤酒,看一帮同事打斗地主,就这样到了夜里十点半,大家伙都散去了。

就这样,他以为自己就能这样度过三十年,直到自己能够退休。想到这,十一点已经洗漱完毕的他,就这样安然地睡着了。

孩子已经一岁半了,正是需要奶粉的时候,石家庄本地的三鹿奶粉一直是家中的必需品,他也挤出钱来供给孩子吃奶,已经把晚上的那顿啤酒给戒了,从此也紧巴巴的过日子。

他逐渐才体会妻子的好,也是因为自己妻子的勤俭节约,才换得了这个温馨的小家。

他也知道珍惜,毕竟三十多得子还是挺不容易的。

直到

药厂关门。

他亲眼目睹了药厂在爆破声中,倒掉的烟囱。

倒掉的,还有烟囱旁泵房中他的工位。

和他和他的家人唯一的收入来源。

他来到人才市场,满眼尽是自己的同事,但他自己,已经35了,没有几个单位愿意要他。

孩子已不在是一岁时令人烦人的状态,三岁的孩子,他非常喜爱,令他无法割舍。

他尝试过清洁工、建筑工、搬运工……但收入只有药厂的50%,更加劳累,而且还要工作到晚上8点,令他身心俱疲。

他无法适应,感到迷茫无助。

毕竟二十多岁的他,每天夜里都在喝啤酒,看下棋,打扑克,而且这么一浑浑噩噩就是十几年,大把的光阴从手缝中溜走,却没有珍惜。突然的失业让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多少能力的男人,甚至连家都养不起。

好在其他企业还没倒,他觉得他应该像药厂同事老唐那样,开始做生意。

机床厂因为效益还行,依旧存在着。他们的职工还有工资。以前骑自行车同行的时候,天天上下班的路上,总能看到这帮人停下来,到路边买点菜。

这天他凌晨三点半,趁着华北平原的夜色,他带着两块钱出发了,从郊区弄到一批蔬菜,准备拿到以前上下班的地方卖。

他从早上一直卖到了下午七点,一共卖了五块零八毛。

回家的路上,他觉得马马虎虎,毕竟不用出太大的体力活了,还能勉强度日。

他准备第二天租个三轮车,毕竟上下班自行车去运堆起来一个人高的菜,太危险,左摇右晃的不安全。

然而租车老板却告诉他,五元是假的。

他觉得不应该,那些机床厂的人还没有下岗,日子总比他好过的多,怎么能用假钱欺骗他?

毕竟家里还有他的老婆和他的孩子。

他需要钱,然而进菜的两元是他唯一的积蓄

他走在路上

崩溃了

他路过百货商店,并看了看隔壁的银行。

突然他的脑海里突然涌现了一个疯狂的念头。

他决定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把这钱花出去。

收银员和同事笑着、漫不经心的吹着牛,接过了他的假钞看都没看就放进了抽屉里。

他买到了一把玩具手枪,走进了隔壁的yh。

''都别动,把抽屉里十块的都给我''

他怒吼着

银行柜台的人傻了,把整个抽屉拽出来,扔给了他,并举起双手站在桌旁。

其他人也呆若木鸡,不敢说话。

他一只手举着枪,另一只手疯狂的把钱往自己裤子口袋里装,然后撒腿就跑。

他跑进一个巷子里,脱掉了外套,扯掉了头上的头套,扔进了不知道是谁的自行车篓子里,然后转身出来,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走在路上。他知道有jc在追他,他还故意在家周围转了好几圈,最后在菜场买了点肉,回到了家。

他把钱藏在自己另一双鞋里,并用鞋垫盖好。

这一夜他没有睡着,风声鹤唳草木皆兵,就连隔壁人回家敲门,他都吓得从床上坐起来。

第二天他强撑自己的身体,起床准备去进菜。

然而刚来到自行车旁,他就被jc按倒在地。

他脸贴着地,他看到了妻子忧伤的脸,以及看到无数双鞋踏步在地面上扬起的尘土。

仿佛就像药厂烟囱被爆破一样。

倒下那个烟囱砸在旁边的工房上。

还有他的人生。

十二年后他出狱了。

他得知他的儿子在上中学。

他来到儿子的学校,他慢脑海想着儿子三岁时的模样,那样的可爱。

他在狱中最忘不了的,就是儿子睡着时的包子脸。

想着想着,他欣慰的笑了。

根据班主任的指引,他找到了正在上体育课打乒乓球的儿子。

欢笑的儿子认识他,看了他一眼,就变了脸色,冷冷的说''你来干什么?''

''你知不知道,我就算考上大学了,毕业了也没法找工作,就因为我是抢劫犯的儿子!我恨你,我没有你这个爹,你走吧。''

儿子头也不回的躲进了教室,任由他在楼下叫喊儿子的名字始终没有回应。

直到他被逐出了学校。

他回头看了一眼学校大门。

''河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''的金字招牌,他想的是儿子熟睡的面庞,以及他改嫁的老婆。

还有自己,五十多岁,不太听使唤的身体。

他想起自己还会挥动煤铲烧锅炉,控制水泵。然而找工作时却发现都是自动控制的锅炉,电脑如何操作,他一点也不知道。

他想去卖菜,人们却告诉他需要用wx和zfb付款,他不会操作这些东西。他面对这个高速发展的世界,显得力不从心。

身体也不好,也找不到工作,他大概只能孤独的死去。

他走在石家庄的路上,想起了药厂烟囱爆破时的场景:''尘土中烟囱倒下去的残骸,压塌了他曾工作的工房。''

十一月底的华北,他躺在石家庄的广场上的躺椅上,睡着了。

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,和他的故事。

 



2022-10-03 07:08:30 查看数:290     回复数:2 只看该作者
来看看

2022-10-03 09:57:01 只看该作者
多谢分享!

2022-10-04 05:31:07 只看该作者
社区游客